桑德伯格让我明白了我们对美国精英教育的误解有多深

还是以课堂讨论为例,通过提问可以帮助你把话题转移到自己擅长的方向上来,实现了成功的话题转移还担心自己无话可说吗?事实说明,许多中国学生觉得参与课堂讨论难也跟他们不会问问题有关。

第三,提问可以让交流的目标更加明确,让交流的过程更加有效,可以避免鸡同鸭讲的状况。

桑德伯格让我明白了我们对美国精英教育的误解有多深

3、良好的表达和沟通能力亚利桑那大学的Levin教说在答卷中抱怨, “不论我怎么鼓励我的中国学生,他们就是不说话!在我的课上,最安静的一群人肯定是中国学生。

他们不说话,我无法确定他们是否听懂了我讲的内容。

”伯克利大学教育学院的教授Gomez反馈说,“我的中国学生只有在得了低分后才找我沟通。

其实,他们应该早点来跟我讨论一下怎样才能得高分。

我真的不太理解,他们似乎很少在课外与教授们接触,他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些机会更好地进行沟通啊。

”我问过许多中国学生为什么他们在课堂上这么安静。

他们的观点不外乎以下几种:1、在没想清楚就说出自己的看法是非常浅薄的表现。

2、从小父母和老师告诫我:找到了正确的答案再讲出来。

3、当我发现我的答案跟别人不一样的时候,我不好意思说出来。

”事实上,当时你发现自己想的跟别人不同时,恰恰应该说出来。

说出自己的看法,可以帮助你理清自己的思路、加深自己的理解、并帮助你迸发新的想法。

我曾经这样鼓励班里的学生表达他们的想法:发言的时候,没有人指望你说出一个尽善尽美、毫无瑕疵的观点和看法,何必担心呢?每个人都说出自己的想法,不就是最好的头脑风暴吗?来自不同背景的人说出自己的看法,那会极大地丰富每个人的视野和头脑,这不是最好的多元文化交流的机会吗?我建议那些不善于参与课堂讨论的中国学生先尝试跟自己的教授多交流,告诉他们自己有什么困惑,或者把在课堂上没有机会说的话都说出来。

这样的一对一交流会大大增加你的自信,并转化成参与课堂讨论的动力。

上面谈到的三种能力对于培养有创造性、有适应性的学生尤其重要。

中国的教育界需要进一步关注并思考:在教育全球化浪潮的今天,我们必须反思是否为培养全球化的人才做好了准备。

文作者曾在哈佛大学指导过当时是本科生,现在在Facebook 做首席运营官的雪莉-桑德伯格。

作者对她的印象是“啥也不懂,什么都敢问,还特别敢提要求” 。

按照我们中国学者的判断,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在20几年后有她今天如此的成就。

怎样才能在美国的大学里获得最大的成长?写作能力,沟通能力,批判思维的能力,会是学生们在下一段人生之路上最需要培养的关键素质和技能。

中国人往往把哈佛当成美国的教育典范。

的确,哈佛大学在美国的高等教育里,是具有代表性的。

我自己在哈佛大学读了7年的研究生、博士,也曾经辅导过许多本科生,近距离接触过他们,他们可能是最能代表美国精英青年的一群人。

曾有一位犹太女孩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1990年,她为了获得更高荣誉级别(Summa Cum Laude)的毕业生头衔,要完成本科论文撰写。

一般“学生狗”都是随便套个T恤牛仔裤,但她总穿着价格高昂的外套,背着名牌包,化了精致的妆容;而第二个给人的印象则是她什么都不懂。

我那时的工作是,在经济系的本科毕业生撰写论文时,为他们解决计量经济学技巧和电脑技术问题,她对这些基础学科几乎一无所知。

但她什么都敢问,一点不羞赧,完全没有怕被人鄙视的感觉,更“无厘头”的是她还敢于向别人提要求。

当时的计算机数据都存储在脸盆那么大的磁盘里,厚重的磁盘需要搁在磁盘机上操作,可她经常不动手,都是我们为她“卖力”。

每当看到实验室里散落着一堆磁盘,旁边搁着一个手袋,我们就知道“大小姐”来了……后来随着人事变迁,我也就慢慢淡忘了她。

李秉光导演去世摄影师林德伯格去世 图-1

第二个孩子是我的一位亲戚。

她在中国上的中学,后回到美国上哈佛大学。

她的学习成绩并不突出,刚开始在国内读高中时,数学还常常不及格。

那么她有什么资格能入读哈佛?是她的思辨能力。

她在国内最喜欢的课居然是政治课,还常常跟政治、文史哲各科老师辩论。

加上阅读涉猎广泛,有独特的视角,令她轻松斩获了哈佛面试官的青睐, 而其他一些学风严谨的学校却对她不感兴趣。

上了哈佛之后,她更是如鱼得水——代表所在书院参加划艇比赛;周末更是忙的脚不沾地,参加各种聚会、交流会,连老爸来都要预约时间;她在校园里行走时,经常是三步一声“Hi”,五步一个拥抱,似乎认识全校的人。

毕业时她已经写出了两部剧本,其中一部获得了某好莱坞制片人的录用。

当然,也不是每一个哈佛生都这样雄心勃勃,自如的游走在各种人际关系里,我曾经遇到过一位哈佛生,他的父亲是美国联邦巡回法院的大法官,也是哈佛校友。

来源:http://www.vcnanotec.com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